<optgroup id="bgyzk"></optgroup>

              <track id="bgyzk"><i id="bgyzk"></i></track>
            1. <optgroup id="bgyzk"></optgroup>
              <track id="bgyzk"></track>
              <ruby id="bgyzk"></ruby>
                <legend id="bgyzk"></legend>
              1. <optgroup id="bgyzk"></optgroup>

              2. 互聯網+工作委員會

                I n t e r n e t + C o m m i t t e e   

                當前位置: 首頁>首頁新聞列表 >

                互聯互通的三個層次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原創 發布日期:2021-12-21 瀏覽次數:

                “互聯互通”成為近期中國互聯網領域的一個熱詞,直接原因是7月開始的“互聯網行業市場秩序專項整治行動”,平臺封禁、鏈接屏蔽等現象也早已成為中國互聯網的一個焦點問題,與互聯互通相關的媒體討論和學術研究也從不同層次和角度展開。市場監管總局日前發布的兩個征求意見稿《互聯網平臺分類分級指南》與《互聯網平臺落實主體責任指南》,對于平臺提出了開放、兼容、無歧視等義務,也將互聯互通的話題推向了新的關注熱度。

                互聯網平臺之間應該繼續目前相互孤立、陣營對峙的格局,還是應當本著“互聯互通”這一初心,促使數字經濟各生產要素形成跨平臺的流動機制,這是中國互聯網產業發展和政策導向所面臨的迫在眉睫的問題。筆者認為,“互聯互通”這一互聯網基本精神的貫徹落實,應針對三個層面問題遞進展開:鏈接封禁、數據封鎖、生態封閉。

                第一層次:鏈接開放

                針對鏈接封禁的互聯互通,解決的是信息和內容流動的問題,通過對于特定鏈接的篩選式封禁,平臺實際上擁有了控制部分信息在用戶之間進行展示和傳播的權力。獲利的是實施封禁的平臺本身,受到影響的包括用戶、其他競爭性平臺,以及信息流動受阻帶來的公共利益的損失。

                首先是妨礙了用戶之間信息的傳輸、分享及其效率。用戶之間一對一、一對多、多對多的信息溝通是由用戶主動發起的信息傳輸和發布行為,體現了用戶的通信自由等用戶權益,對其進行限制需要具有合法的基礎,否則有可能造成對于用戶權益的損害。

                其次,平臺對于鏈接的限制和封禁,如果沒有明確的法律授權,平臺可以不受限制地對信息傳播進行限制或者引導,則可能導致平臺對于信息、內容傳播的干預、形塑、引導性的權力,影響公眾知情權以及有效的公共討論空間的形成。

                最后,通過鏈接封禁,平臺可以有效地將用戶注意力和使用時間“鎖定”在自己以及有依附關系的“友軍”的生態體系內,這樣的鎖定固然是符合平臺自身利益的,但是通過鏈接封禁等行為在不同平臺和系統之間針對流量流通“筑墻”,并不符合互聯網底層的開放精神,對于平臺經濟領域的眾多經營者而言,也會不合理增加其經營成本,妨礙生產要素的跨平臺流通。

                第二層次:數據開放

                針對數據封鎖的互聯互通,則超越了單純的信息傳播本身,而涉及數字經濟領域數據等生產要素有效流動、形成統一有序數據要素市場的層面。歧視性的數據封鎖有可能會涉及反壟斷法適用的問題,如美國FTC起訴Facebook案件即為此類場景。在反壟斷法之外,各國關于要求大型互聯網平臺實施無歧視開放的宏觀政策導向也是大勢所趨,背后都是對于數據封鎖可能導致的數據孤島、數據割據等效應的擔憂。數據封鎖對于平臺經濟中其他主體的利益影響亦十分明顯,除了具有競爭關系的其他平臺之外,對于用戶而言,以個人數據可攜帶權為代表的跨平臺數據轉移訴求正在興起,而對于平臺內經營者而言,將自身在不同平臺生態中積累的生產性數據資產,如聲譽、銷量、流量等,在不同平臺內打通使用,正是中小商家改善營商環境的最重要訴求之一。

                數據封鎖的另一種情形,是對公開數據爬取的限制,平臺通過設置Robots協議或者技術措施,排除搜索引擎等針對公開數據(如微信公眾號內容)的爬取行為。目前數據權屬相關的反不正當競爭司法實踐也傾向于支持此類設限行為。平臺通過建設自己的搜索引擎來提供對于這些內容數據的檢索服務。但是,此類公開數據封鎖的負面效應,也值得警惕。在移動互聯網算法推送盛行的情況下,通用搜索引擎在滿足用戶主動檢索、獲取信息的需求方面,存在十分積極的意義,也是互聯網環境下信息有效、順暢傳播的最重要途徑之一,具有一定的公益屬性。通用搜索引擎受益于平臺豐富的內容,并通過索引鏈接向目標網站“導流”,這是典型的共生、雙贏的模式。如果允許平臺自行對公開數據設置技術限制,隨意確立針對公開數據的排他性權屬,有可能導致“信息孤島”“信息繭房”的進一步加劇,不利于有價值信息的公開、順暢流轉。建立并遵守Robots協議的初衷,是為了保護網站的個人隱私信息不被爬蟲隨意抓取并侵犯,但現在部分大型網站的Robots協議往往都會有歧視性的規則,僅對本生態內的通用搜索引擎開放。Robots協議成了超大型互聯網公司維護其商業優勢地位的工具,久而久之,整個行業產生了“數據割據”現象。

                第三層次:生態開放

                互聯互通的第三個層次應是最為重要的目標,即形成生態意義上真正開放的互聯網。某種意義上,生態開放就是鏈接、數據以及流量等具體要素開放的整體呈現,是一種理念、文化和發展模式的開放,是對接下來中國需要何種創新路徑的一種選擇。

                理解互聯網平臺生態的開放,首先需要建立起平臺生態系統的觀察視角。平臺公共性已經漸成學界和實踐共識,平臺不再是單純的企業,也不是簡單地提供一個交易市場,而是一個整合了多種服務市場及其彼此之間的互補效用、形成內部復雜互動關系的生態系統。當下,平臺越來越傾向于通過要素的控制和鎖定,將用戶注意力、流量、數據封閉在自己可控的范圍之內,形成“對內開放—對外封閉”的格局。以歐盟《數字市場法》草案為代表的國外立法嘗試,就反映了立法者對平臺生態封閉可能帶來競爭損害的擔憂。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兩個指南”亦遵循了類似的思路。

                其次,對于數字平臺生態系統形成較為清晰認知的基礎之上,應當探索生態開放的基本框架和路徑。平臺具有公共性和雙重屬性,需要重點關注平臺對于其掌握的數字經濟基本生產要素的濫用行為,特別是針對構成公共設施的數據、知識產權等要素的集中控制、排他性行使使用,防止通過對于要素的鎖定和封禁等行為,損害競爭。


                上一篇 | 沒有了

                下一篇 | 中國信通院發布《互聯網法律白皮書》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精品 - 久操视频网站 -手机看片福利永久国产 - 国产a精彩视频精品亚洲观看不卡欧